篱舍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科技 >

山西柳林首富 上哪承包矿山?设备

山西柳林首富 上哪承包矿山?设备

时间:2023-11-06 23:57:05 来源: 作者:admin

煤矿业曾让无数人一夜暴富。

挖煤挖得最热闹的时候,坊间流传着一句话:

谁要不让我挖煤,咱就和他斗一回,谁要不让咱炼铁,咱就给他放放血。

在时代的风口下,煤老板成了白手起家的典范,俗称“土豪”。

之所以被人称为“土豪”,是因为这群人大多数没有文化底蕴,会挣钱却不会花钱,会打拼事业却不会守业,即使风光也只是昙花一现。

他们当中,有人豪掷千金拍电影,只为了讨女朋友欢心;有人干脆娶个女明星当老婆,离婚后给天价分手费。

还有的在北京最繁华热闹的街道买一栋楼,只因为想凑齐一桌人打麻将。

当然,这些煤老板,谁也没有山西柳林首富邢利斌风光。

为了嫁女儿,邢利斌花费7000万办婚礼,在三亚包下丽思卡尔顿五星级酒店,同时还包了三架客机,将亲朋好友从山西接到三亚参加婚礼。

他还请来当时大名鼎鼎的央视主持人,朱军和周涛担任婚礼主持人,另外斥巨资请来冯巩、韩红、宋祖英、周杰伦、阎维文等几十个明星,开了一场小型演唱会。

这场婚礼因此被人调侃,“阵容堪比央视春晚。

同时,邢利斌还给女儿准备了6辆法拉利作为陪嫁,这场世纪婚礼的豪华程度,令无数人直呼“真豪”。

然而,真相远不是如此简单,邢利斌精心策划这场婚礼,却是另有所图。

作为曾经最风光的山西煤老板,邢利斌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?

1967年,邢利斌出生于山西柳林县。

从小,他心中就有个发财梦。

上初中时,他就开始承包学校的小卖部做生意,大学时,为了让班主任不干涉他做生意,他送了班主任两辆自行车作为大礼。

那个年代,大学生包分配,上了大学就等于端上铁饭碗,父母省吃俭用,好不容易把孩子供到大学毕业,他却迷上了挖煤。

1990年,邢利斌从山西大学法律系毕业,国家将他分配到山西太原的设计院工作,他却拒不入职,反而卷着铺盖回了老家。

父母气得头顶冒烟,他却满心欢喜,正准备干一番大事业:“不挖煤,枉为山西人。

山西属实是个好地方,守着一座座矿山,就连美国石油大王哈默,都要千方百计搭上邓老,跑到山西来投资办煤矿厂。

因此,当时有不少山西人早早地站在了时代的风口,借此机会“飞”了起来。

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长大,邢利斌心里就一个想法:“要想发财,必须挖煤。

然而,煤矿哪是说挖就能挖的。

没有启动资金、技术、工人、又从哪来?

邢利斌好歹是个大学生,不能承包煤矿,也不能真到矿井里和工人们抢饭碗,他略一合计,决定曲线救国。

他说服父母亲戚,东拼西凑借到十几万元,承包了吕梁中阳县金鑫铁厂。

这是一个只有8立方米炉子的私人小铁厂,他一口气租了10年。

就是这个小铁厂,让他赚了200多万元,后来,他又建了两个17立方米炉子的铁厂,然后转手卖掉,赚了1000多万元。

靠着小铁厂积累下第一桶金后,邢利斌与一个港商合作,合资成立了山西得瑞煤化有限公司,正式开始他的挖煤生涯。

发展到1998年,邢利斌的公司已有5座煤矿、2个大型焦化厂、1座大型洗煤厂,同时有1个包含160辆东风牌拖挂车的运输公司。

那个年代,普通人工资才几百元,邢利斌已经身家2亿,成为远近闻名的煤老板。

然而,好景不长,受到亚洲金融风暴影响,铁价下跌,焦炭滞销。

邢利斌好日子还没过多久,他的公司亏损高达一亿,名下的实业变卖得差不多了,几乎一无所有,只剩老家柳林的金家庄煤矿。

他能留下金家庄煤矿,还是因为他租赁没有花钱,只需要每年定期上交一些费用,保证员工工资。

坚持到2002年,邢利斌的事业才迎来转机,他以8000万元的白菜价,收购了老牌国营煤矿企业兴无煤矿,从此一跃成为柳林首富。

当时,兴无煤矿亏损严重,员工拿不到工资,经常组织起来四处上访,县政府无奈之下,决定对兴无煤矿进行改制。

根据评估,兴无煤矿储量8400万吨,净资产6800多万元,负债高达1.9亿多,欠下员工工资近5000万。

最终,邢利斌以5.8亿元的价格,买断兴无煤矿全部国有资产。

实际上,他只支付了8000万元现金,其他以承接企业负债及偿付资源价款的形式支付。

外界对他8000万元收购兴无煤矿的事情议论纷纷,猜测涉嫌廉价买卖国有资产,邢利斌却斩钉截铁表示,这件事是有关部门核查过的,绝对没问题。

他回应:“买兴无的时候,煤价是100多块钱,买下就开始涨,那假如煤价掉了呢?那我不就血本无归了?”

之后,因为煤价回升,他赚了个盆满钵满,成立了山西联盛能源集团,并在一年多时间内并购了小型煤矿16座。

随后,他又投资将原来的柳林县四中改成民办的联盛四中,并由此发展成联盛教育集团。

2009年,邢利斌搭上了央企华润集团的宋林,在宋林的帮助下,他借着央企的名头,和华润集团合资办厂,再次进行极速扩张。

2010年,邢利斌又涉足农业,计划用十年时间投资建成山西省最大的农业生产园区,预算100亿元,截止联盛集团破产时,这个项目投资10多亿。

鼎盛时期,邢利斌的资产高达600亿,员工25000人,他名下的联盛集团,联盛教育集团和联盛农业园区,都被视为柳林县的名片。

2011年,国家启动煤矿资源重整时,联盛集团因此成为为数不多的,被保留下来的民营煤企之一。

随后,他还先后给两所大学分别捐款5000万元,另外,他还利用煤炭红利的说法,给周边的村民送钱。

有一年,村民家家户户按照人口算,无论男女老少,一个人就可以分得18万元现金。

当地村民对邢利斌赞不绝口,说他是少有的不忘本的煤老板:

全吕梁人都知道柳林人有钱,因为他们都知道柳林有煤,煤老板们在哪儿采煤就给哪个村子里的人分一些钱。

柳林人都知道最早带头给村民发钱的正是邢利斌,而且这么多年来,邢利斌给大家分的钱最多。

所以不论他走到哪里,都会受到欢迎。

然而,再联盛集团内部的员工,对邢利斌却没这么好的评价:“再怎么热心公益,不发工资的老板我也不会说他好。

众人这才惊觉,早在半年前,邢利斌的公司就开始拖欠员工工资,他如此高调的嫁女儿、捐款做慈善,都是有所图谋。

他早已资金链断裂,却以此高调炫富的方式告诉外界:“我过得很好,不差钱。

”好让那些打算和他合作的企业,或者是正准备借钱给他渡过难关的投资人放心。

截止2014年,邢利斌被警方带走调查时,名下的联盛集团共欠债300亿元,令人瞠目结舌。

一个资金链早已断裂两年多的民营企业,如此能借来300亿?借钱给他的银行、信托公司,难道没有做过调查?

背后真相,令人不寒而栗。

邢利斌的欠款,还要从他的发家史说起。

2002年,邢利斌收购兴无煤矿,从此以后一路高歌猛进,成为山西举足轻重的首富。

实际上,他收购兴无煤矿时,连8000万的现金都拿不出来。

他先是找到几家要用煤的企业,和对方签订协议,将煤矿低价出售,但要求对方必须提前支付货款,他以这种方式,筹到大部分购买兴无煤矿的资金。

然后,他又找民间借贷公司,以高利息借来大笔款项,才顺利购进兴无煤矿,实现了“空手套白狼”。

尝到甜头后,他购进的大部分矿产资源,都是以这种方式进行的。

煤矿挣了钱,邢利斌想到的第一件事不是还钱,而是支付利息以后,继续借钱,继续扩张,将自己的盘子越做越大。

一开始,邢利斌的这种投资模式百试百灵,挣得不少。

然而,随着国家启动煤矿资源的改制,以及高科技的发展,煤价一直在走下坡路,再加上他的扩张速度太快,还跨行业投资教育、农业,资金链逐渐断裂。

邢利斌只能拆东墙补西墙,四处贷款,借钱。

雪上加霜的是,2012年下半年,他将银行贷款还完以后,银行方面不再放贷,他只能斥资千万,高调嫁女,随后,他又捐款上亿元。

在外界眼里,他名下的联盛集团仍旧花团锦簇,同时,他又获得政府方面支持,给他做信用背书,他先后从60多家银行,贷款将近50亿。

另外,他还找到几家信托公司合作,将自己的借款需求委托给信托公司,信托公司再将这笔借口包装成一个个理财产品,售卖给投资人。

信托公司的运作模式,原本是有闲钱的投资人,委托给信托公司一笔钱,信托公司拿着这笔钱去投资能赚钱的项目。

然而,在邢利斌的运作下,这些信托公司完全调转方向,反而抱着借款的目的坑害投资人,以购买理财产品的名义,变相投资几乎快要破产的邢利斌。

最终这些信托公司,先后给邢利斌融资50多亿元,受害的还是无辜的老百姓。

邢利斌的债务,还有一部分钱来自当地村民,他到倒台以后,这些借钱给他的老百姓,全部血本无归。

当初,邢利斌以煤炭红利为借口,带动周边的煤老板给当地村民发钱。

村民有了闲钱后,村里有一个叫王凤莲的女子和邢利斌合作,由王凤莲出面,将村民的钱收集起来,全部交给邢利斌投资用,每个月偿还村民高额利息。

一个村民借款22万元给邢利斌,一个月可以拿到4400元利息,靠着这笔利息,可以悠闲度日。

据相关人士透露,光是邢利斌打给王凤莲的其中一张欠条,金额就高达5亿元。

然而,邢利斌破产后,王凤莲也被判刑,村民们的钱打了水漂。

2014年,邢利斌在资不抵债的情况下,向法院申请进入重整程序,在为期9个月的重整期内,邢利斌的所有债主,不能上门找兴利斌要钱。

这条法律相当于保护邢利斌,债主们却怕邢利斌在此期间将资产转移,等到9个月后宣布破产清算,到时候无钱可还,只能不了了之。

然而,就在他们准备向法院申请冻结邢利斌的资产时,邢利斌却购买机票,准备从太原飞到深圳,再从深圳转到香港,去处理自己的资产。

可惜,人还没上飞机,他就被警方带走调查。

从此以后,邢利斌从公众眼前消失。

他的首富位子换成了陈鸿志来坐,谁也没想到,这个新来的首富,比邢利斌还坑人,最终被判死刑。

煤老板们是一夜暴富的代表,大部分却锒铛入狱,不得善终。

曾经风光一时的煤老板们,一个接一个倒下,正应了那句话,为富不仁,一定没有好下场。

对煤老板邢利斌,你怎么看?

标签: #煤矿 #公司 #山西 #村民 #集团

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,如侵联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