篱舍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问答 >

松赞干布 但其实没了谁地球都转

松赞干布 但其实没了谁地球都转

时间:2023-11-06 23:57:50 来源: 作者:admin

喜欢听音频的朋友可移步喜马拉雅,搜索《通俗西藏史》,老布充满大碴子味儿的口音,将扑面而来!

各位喜马拉雅的小伙伴大家好, 我是您的老朋友——藏史德云社的老布。

上一期咱们从宏观的角度上,讲了松赞干布的功绩和他辉煌的吐蕃王朝。

作为西藏历史人物中的一哥,松赞干布给我们大多数人的感觉是,他想揍谁就揍谁,他想娶谁就娶谁,似乎没有他想做而做不成的事情。

而实际上,这种感觉是错的。

松赞干布之所以能成为松赞干布,绝不是因为他是囊日伦赞的儿子。

他所取得的每一个成绩,都是咬牙拼出来的。

这就像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,掉下来的一般都是陷阱!

说实话,囊日伦赞给松赞干布留下来的基础,并不算太好。

这个13岁的少年坐上王座的时候,那个人人艳羡的王座着实有点儿烫屁股。

由于国内激烈的政治斗争,山南地区的王室老班底,掀起了大规模的叛乱。

猝不及防中囊日伦赞被他的侍卫下手毒死。

囊日伦赞死后,那些曾经臣服于吐蕃的周边小邦纷纷叛离。

关于这段历史,敦煌文献中有明确的记载,“松赞干布赞普之时,父王所属民庶心怀怨恨,母后所属民庶公开叛离,外戚如象雄、苏毗、工布、娘布等均公开叛变,父王囊日论赞被进毒杀死。

”[1]

也就是说,当管理国家的任务交到松赞干布手里的时候,这个国家根本不是那个蒸蒸日上的吐蕃,而是一个走到悬崖边上的政权。

这事儿要是处理不好,什么千秋霸业、辉煌豪劲,那都是扯淡,能不能安全活到死都是个问题。

所以,松赞干布根本没有其他选项,他只能把这个乱局扛在肩上。

下面我们就来看看,那个属于松赞干布的“致命节奏!”

山南地区的贵族势力,作为毒死父亲的直接凶手,完全没什么回旋余地,杀父之仇,不共戴天,必须以雷霆手段彻底根除,顺便给其他心怀叵测的势力打个样。

至于国内另外两大势力集团,则需要以怀柔手段安抚,所以松赞干布首先将森波系的头领娘·尚囊、后藏系的首领琼保· 邦色召来好言安慰,用他们的影响力稳住两个地方。

而后,他挥师南下将参与叛乱的山南大臣一一灭族,彻底瓦解了山南系的旧贵族势力。

搞定了山南地区的叛乱后,他又回兵北上,一面以军事威慑相逼;一面派娘·尚囊穿梭斡旋。

在军事政治两手都硬的威慑下,娘·尚囊以三寸不烂之舌,让离心离德的苏毗部落重新归顺。

敦煌文献对这段的记载是“娘·尚囊对苏毗一切部落不用发兵征讨,有如头羊领羊群之法,以舌剑唇枪服之。

不损失户数,悉归真正之编氓矣。

因为有这个记载,很多人都非常认可娘·尚囊的平叛功绩。

娘·尚囊功劳很大这没的说,但如果没有松赞干布的军事威慑,单凭娘·尚囊去苏毗白呼,很可能是解决不了问题的。

因为敦煌文献在这段儿下面,紧接着就写了,松赞干布向北的军事行动,“其后赞普亲自出巡,在北道,既未发一兵抵御,亦未发一兵进击,便迫使唐人及吐吞浑人岁输贡赋。

由此,首次将吐谷浑人收归辖下。

应该说,这段记载不很准确,因为吐蕃真正将吐谷浑收归麾下时,松赞干布已经去世了,完成这个任务的是禄东赞。

但松赞干布向北的军事威慑,协助娘·尚囊完成了对苏毗的征服,应该是历史的本来面貌。

征服苏毗是吐蕃扩张史上的一个重要节点,它让吐蕃首次获得了辽阔的牧场资源和兵种优势。

我们以前反复强调过,西藏核心区并不适合培育大规模的骑兵,但掌控了苏毗之后,吐蕃农耕核心的外面,正式披上了游牧的外衣。

另外,作为一块毗邻吐谷浑的领土,苏毗成了吐蕃向北扩张的转动轴。

关于这一点,唐朝名将哥舒翰在给李隆基的上奏中写得非常清晰,“苏毗一族,最近河北吐浑部落,数倍居人。

盖是吐蕃举国强援,军粮兵马,半出其中。

”[2]

娘·尚囊不费一枪一弹搞定了苏毗,让他的风头一时无两,成了松赞干布手下最倚重的大臣,位列众臣之巅。

说实话,做大臣这个事儿,有的时候真有点儿玄学。

你说你要是蠢得跟个猪似的吧,干啥啥不行,吃饭第一名,领导也不待见。

但是你要太有能力,领导看你也迷糊。

娘·尚囊在苏毗有这么强大的影响力,是不是让松赞干布心里咯噔一下,我们不知道。

但至少娘·尚囊身边儿有个人,心里非常不爽。

这个心里别扭的人,就是我们以前提过的琼保· 邦色。

应该说,在吐蕃平叛期间,琼保· 邦色一定是有功劳的。

因为没有任何史料记载,后藏地区出现过叛乱。

也就是说,琼保· 邦色在后藏地区拥有强大的控场能力。

所以,琼保· 邦色其实也是松赞干布最重的大臣之一。

但问题是,琼保· 邦色这哥们儿是个非常骄傲的人,他想把后面那个“之一”去掉。

这世界上很多时候都是“不怕没好事儿,就怕没好人”,琼保·邦色作为敦煌文献里称赞为“计谋深远、识人、聪俊、不可复得”的人物,在争夺权力的道路上却成了“搅屎棍子”。

他先是“不经意”的跑到松赞干布面前,提到娘氏在苏毗的强大影响力。

虽然松赞干布也没全信,但毕竟父亲的惨祸就在眼前,这让他不自觉的疏远了与娘·尚囊的关系。

这正是琼保·邦色想要达到的效果,他谋划的毒计完成了第一步。

在君臣之间挑唆关系,要的不是立竿见影,而是埋下猜疑的种子。

只要有猜疑的种子,就一定会生根发芽。

这条无解的毒计,不知道扳倒了多少权臣名将,娘·尚囊也不例外。

娘·尚囊也感觉得了赞普的疏远,正在彷徨无计之时,琼保·邦色又跑来跟他喝酒。

等喝的差不多了,琼保·邦色悄悄对娘·尚囊说:“领导对你有看法,你得研究个退身之路啦!咱俩是哥们,我提醒你一声,你可告诉别人是我说滴!”

敦煌文书里“以智谋使人”的娘·尚囊中了琼保·邦色圈套,认为“邦色与我是至交,所言诚然可信也!”

于是,他以体弱多病为由,不肯奉召开会,躲在自己的堡寨里不出来了。

但这种缩头乌龟的办法根本不能解决问题,因为政治本身就是一条不归路,只能拼力向前,根本没有抽身之计。

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,古代政客都是到死都牢牢得握着权柄。

这倒未必是是他们有多贪恋,而是根本不能放手。

因为只要你表现出一丝的软弱,马上就是被群狼分尸的局面。

娘·尚囊这么聪明的人,不知道为什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。

他可能就像很多汉族能臣一样,擅于谋事,但不擅于谋身!

总有一种我很重要,没我不行的赶脚。

但其实没了谁地球都转,事儿还是那些事儿,该干照样干,只不过是干得好点坏点的区别。

第二步计划得逞的琼保·邦色,又跑回松赞干布面前说:“娘·尚囊这货有二心呀,我看他躲在自己家的堡寨里,不知道在鼓捣啥,咱得加点小心!”

就在这个节骨眼上,一个突发事件,成了压死娘氏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据说,娘·尚囊之前曾贿赂了松赞干布身边的一位侍卫,希望尽快了解赞普的想法和态度。

按说这做法也算是个常规操作,别的贵族大臣在赞普身边也有一定都有眼线,这就像给领导开车的司机,是很多人都巴结的角色。

但问题是娘·尚囊收买的是个蠢货,他在做线人之余,还从宫中偷东西。

结果这哥们因盗窃被捕后,顺带将娘·尚囊供了出来。

这可触动了松赞干布的逆鳞,父亲被侍卫毒死可就在眼前呢,松赞干布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,自己的侍卫再被大臣渗透。

此事爆发后,无论娘·尚囊是否谋逆,结果都只有一个了。

松赞干布毫不留情的挥起了屠刀,娘·尚囊身边的卧底直接干掉了娘·尚囊,娘氏的老巢布瓦堡寨被拆了个一干二净。

娘·尚囊倒台这段历史,被记在敦煌文献P . T . 1288的卷子里。

这份卷子是《吐蕃大事纪年》的重要组成部分,中外学者有很多的研究成果。

但就是这么重要的一份卷子,学者们的译本也有很有歧义。

就拿松赞干布宣布娘·尚囊谋逆,到娘氏老巢布瓦堡寨被拆毁这句话来说,有的译本翻译为:

“赞普乃攻下尚囊之布瓦堡寨,又暗派尚囊之奴仆巴策将尚囊消灭,布瓦堡寨亦折毁无余”;

有的译本翻译为:

“赞普威逼尚囊的都尔瓦城堡,时有尚囊之奴巴擦心生怨恨,灭了尚囊,都瓦堡也遭拆毁。

有的译文则翻译为:

“尚囊变得不忠,他的奴仆巴策被指控,而被处死,都瓦堡寨被毁……”[3]

这三个译文的差距,简直可以说是天差地别,奴仆巴擦在第一个译文里是赞普的卧底,手刃叛贼的功臣;到第二个译文变成了心生怨恨,干掉主人的辅助;等到了第三个译文,这倒霉孩子成了被指控,又被处死的罪人,而娘·尚囊是啥结局根本没提。

这就是西藏史很有意思的地方,同样的一句话经常能翻译出相反的意思来。

有时候各种版本的文献,放在一起对比着看,常常会让人忍俊不禁。

我们来简单回顾一下,娘氏家族从崛起到垮台的运行轨迹。

当年因为受到了念几松老婆的辱骂,娘曾古跑到森波王面前告御状,结果被森波王直截了当的撅了回来。

差点憋出内伤的娘曾古,找到同样受了委屈的韦义策,一起做了吐蕃的卧底。

等到囊日伦赞干掉了森波,娘氏和韦氏作为叛臣的首领,都获得了一千五百户奴隶的封赏,一跃成了吐蕃的顶级豪门。

然后,娘氏便成了森波系大臣的头领,而本来更有实力的韦氏,似乎变得没那么光彩照人了。

再然后,后藏系大臣的头目琼保·邦色在囊日伦赞面前乱唱歌、乱说话的时候,时任赞普明显有用娘氏抑制琼保的动作。

在囊日伦赞的授意下,娘·尚囊也站出来唱歌把琼保·邦色好顿怼。

怼完了以后,心情愉快囊日伦赞马上就任命娘·尚囊做了论相,还给发了证明品级的“小银字告身”。

“告身”是当时一种可以佩戴在身上,用以证明职务高低的标识,以后咱们会专门来讲吐蕃的告身系统。

赞普用一个地域贵族系统平衡另一个地域贵族系统的手腕,已经很明显了,琼保·邦色在松赞干布面前这么折腾,其实就是常见的党争套路,可怜不开窍的娘·尚囊还把琼保·邦色当成世交。

不过,松赞干布干掉了娘氏家族,不代表这个家族就此退出了历史舞台。

一百多年后,娘氏家族在娘·定埃增的带领下重新崛起,甚至飞得更高。

娘·定埃增做到了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僧相,家族其他成员则连续担任吐蕃国家寺院——桑耶寺的堪布。

至于扳倒了政敌的琼保·邦色,感觉这下可妥了,大相就是煮熟的鸭子,必须掉到自己的嘴里。

可这世界上没啥必须的事儿,松赞干布任命的新大相是个姓噶尔的。

据说这位名叫噶尔·芒相松囊的大臣,就是禄东赞的老爸,关于他的英勇事迹,咱们讲禄东赞的时候再说,大家知道这位也是一条猛人就行了。

差点气炸了肺子的琼保·邦色,又开始了一套骚操作,不过不用他这么蹦,松赞干布的目光已经盯上他了。

至于松赞干布要怎么收拾琼保·邦色,咱们下期再聊。

参考书目:

[1]、《敦煌吐蕃历史文书(增订本)》_王尧、陈践;

松赞干布赞普之时,父王所属民庶心怀怨望,母后所属民庶公开叛离,外戚如象雄、苏毗、聂尼达保、工布、娘布等均公开叛变。

父王囊日论赞被进毒遇弑而薨毙。

王子松赞幼年亲政,对进毒为首者诸人等断然尽行斩灭,令其绝嗣。

其后,叛离之民庶复归,辖治之下。

又后,娘·芒布杰尚囊对苏毗一切部落不用发兵征讨,有如种羊领群之方法,以舌剑唇枪服之。

不损失户数,悉归真正之编氓矣。

其后赞普亲自出巡,在北道,既未发一兵抵御,亦未发一兵进击,

迫使唐人及吐谷浑人,岁输贡赋,由此,首次将吐谷浑人收归辖下。

其后,赞普松赞干布与芒布杰尚囊君臣之间屡为琼保·邦色离间奸计所煽动,于赞普之驾前,妄说尚囊心怀二志,在尚囊面前转又妄说:赞普将对汝无罪加罪矣!”

尚囊心中思忖,保·邦色真与我同气相求,邦色所言诚然可信也。

后,赞普有所遣命,亦不接受,不赴会,潜居布瓦堡寨之中而不应召。

后,赞普驾下亦声言,尚囊心怀二志乃真实之事也,乃攻下尚囊之布瓦堡塞,下令后,又暗派尚囊之奴仆巴策将尚囊消灭。

布瓦堡寨亦折毁无余。

[2]、《全唐文》卷四〇六_(清)董诰等编;

哥舒翰《奏苏毗王子悉诺逻降附状》记:“苏毗一族,最近河北吐浑部落,数倍居人。

盖是吐蕃举国强援,军粮兵马,半出其中,自没凌替(苏毗王)送款事彰,家族遇害两千余人,悉其种落,皆为猜阻。

[3]、《PT 1288藏文写卷译释研究》_张旭;

标签: #大臣 #这个 #因为 #就是

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,如侵联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