篱舍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科技 >

流浪地球彩蛋 没有硬件的帮忙

流浪地球彩蛋 没有硬件的帮忙

时间:2023-11-06 23:59:25 来源: 作者:admin

时光撰稿人 | 南野文

邪典电影老饕。

对于大多数观众来说,《流浪地球2》意味着顶级的特效水准和视听效果。

相比第一部冷峻的末日场景而言,这一部的特效风格更酷炫壮阔,惊艳的“太空电梯”场景相当震撼。

实际上,该片在致敬玩梗层面以及烧脑科幻的设定上,同样饶有趣味。

让人在会心一笑的同时,总能想起2019年的《流浪地球》脑补联动。

当然,更值得玩味地是,第二部的科幻设定,一旦细究起来,让人不寒而栗。

下面就来一一盘点,看看《流浪地球2》中,藏着哪些有意思的细节彩蛋?

(剧透预警:下文包含大量剧透)

01

炸蚊子饼

《流浪地球2》开场不久,沙溢饰演的张鹏对吴京饰演的刘培强抱怨道,之前还有“炸蚊子饼”,50万只蚊子做一个,香。

这里的“蚊子饼”和第一部里的“地龙(蚯蚓)串”,其实都反映了世界大变后,人类食物种类的急剧缩减。

02

亲人两行泪

当年《流浪地球》上映后,那段“道路千万条,安全第一条,行车不规范,亲人两行泪”成为网络流行语,风靡一时。

在《流浪地球2》中,这句话藏在了宇航员训练基地的一处桥段里。

教练在训练刘培强等预备宇航员时,不经意间开了一句玩笑,“那你爸妈就只剩下两行泪了”,其实就在指那段交通播报。

03

中俄战友

在前后两部电影里,都有两对关系甚密的中俄战友。

第一部中,是刘培强和老马,第二部则是张鹏和诺夫,因此这两对组合的对话风格也颇为相似。

比如“妈妈,我要回家”这句话,在第一部里,出现在老马于太空舱外遇到危险时脱口而出。

到了第二部,则是诺夫驾驶战斗机和无人机交战时的台词。

两人都威风凛凛地吼出——俄罗斯人在太空是无敌的豪言壮语。

他们也都和各自的中国战友,许下了去贝加尔湖钓鲑鱼的诺言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诺夫的中文名“诺夫”和“懦夫”同音,这也是为何张鹏总这么叫他的缘故,后者还在首次出场时,让张鹏叫他全名。

04

装备

《流浪地球》中的不少装备,在第二部中同样出现过。

比如第一部里运载车的球型方向盘,在第二部里还属于稀罕物,只在图恒宇所在的月球探测车上出现过。

在第一部中,被广泛使用的逃生气囊球,也只在第二部的高潮部分——水下运送伤员的桥段出现。

而第一部里,极为关键的球型“火石”,在第二部逐月计划的实验里有几秒钟的亮相。

05

苏拉威西建设基地

朱颜曼滋饰演的郝晓晞,在“移山计划”得到验证之后,为大家介绍苏拉威西建设基地。

这一基地正是第一部最后,刘启和王磊等人试图通过此基地的转向发动机引爆木星,推送地球逃离太阳系的关键地点。

06

韩朵朵

刘培强到物资发放处领取食物后,遇到了一位孤独无依的小女孩,随后将刚拿到的水果分给了她。

殊不知,这位女孩正是第一部里赵今麦饰演的“韩朵朵”。

至于“韩朵朵”这个名字,其实是韩子昂为了纪念女儿,所以将她的名字延续到了养女身上。

07

黑人战友

刘培强的黑人战友隔着玻璃头盔擦眼泪的搞笑桥段,其实致敬了第一部里的混血儿蒂姆,后者就有段在运载车中滑稽大哭的相似场景。

08

莫比乌斯环

宁理饰演的马兆,在赶往北京根服务器的路上写下的遗言里,画出了一个“莫比乌斯环”。

这个由德国数学家莫比乌斯、约翰·李斯丁于1858年发现的图形,具有“无限循环”的寓意。

这一看似不起眼的“遗书”,实际上隐喻了整个《流浪地球2》里最为核心的科幻设定。

09

北京房价

图恒宇和马兆在潜入水下北京城后发现,房地产中介的广告上贴着——北京的房价已经降到500元一平的超低价位。

由此引发了图恒宇的一句调侃:房价终于便宜了。

10

马兆与老何

在修复北京的根服务器时,图恒宇和马兆的配合方式,以及剧情发展,致敬了第一部中李一一和老何两人改写发动机程序时的桥段。

比如马兆和老何分别说出了:没有硬件的支持,你恢复个屁,你破解个屁。

图恒宇和李一一都负责软件破解,而马兆和老何负责解决硬件问题。

其后,马兆和老何的命运也都非常相似。

马兆因为门卡住了,在溺水后无法得到图恒宇的救援;而老何同样因为门卡住,在被砸得头破血流后,英勇牺牲。

11

太空电梯

片中,令人惊艳的“太空电梯”场景,来自于苏联科学家康斯坦丁·齐奥尔科夫斯基的科学构想。

后来,在1978年出版的科幻小说《天堂之泉》中,著名作家阿瑟·克拉克开始从技术角度对这一构想做出细致描写。

实际上,这一科幻构想并非只停留在纸笔中,各国科研机构早已投入大量资金,打算在不久的未来建造真正的“太空电梯”。

12

图恒宇和MOSS的关系

片中隐藏最深的一条线索,其实是图恒宇和MOSS之间的关系,甚至可以说,人类的未来走向很大程度上由这两个“存在”决定。

图恒宇在肉身溺水死亡后,意识上载到了550W的智能量子计算机内,经过女儿图丫丫的数字生命提醒后,他的脑海中浮现了一连串蒙太奇画面。

如果仔细注意的话,这里既有《流浪地球》第一部中,刘培强用酒烧毁MOSS的场面,也有一些非常陌生的场景:比如老迈的周喆直,穿着机甲的光头图恒宇,以及刘培强未曾出现过的装扮。

或者我们可以脑洞大开地说,图恒宇的数字生命上载网络后,在时间的长河里任意穿梭,他可以看到过去,也可以看到未来。

而他和女儿的“生命”,共同塑成了人工智能MOSS的个性。

13

MOSS的凝视

影片开始的第一幕到最后一幕,出现了大量的摄像头特写画面。

这些特写在营造惊悚氛围的同时,其实早已告诉我们,MOSS以及图恒宇的“数字生命”,一直在窥视着人类的每一个选择。

当然,从2044年的太空电梯灾难开始,MOSS就一直是罪魁祸首,这一点也在影片的彩蛋部分,MOSS直接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。

如果大家二刷时留意便会发现,其实550C量子计算机的损毁、太阳风暴突然失去预警,马兆所在的计算机仓库门突然卡住,都可能是MOSS所为。

就连图恒宇的女儿图丫丫,也很有可能是被MOSS利用交通信号灯害死的。

要知道,如果图丫丫一直存在,MOSS便不会诞生。

与之相应的,各国科研所收到的神秘警告图案——2044、205807,或许便是和MOSS正面对抗的图恒宇的数字生命所为。

他试图向现实世界中的人类,发出灾难警告。

14

时间穿越

上述提到的“时间穿越”的科幻设定,在《流浪地球2》中并非首次出现,诺兰的《星际穿越》和维伦纽瓦的《降临》里,都涉及此类设定。

在《星际穿越》中,马修·麦康纳饰演的宇航员库珀在进入到高维度空间后,先是和过去的布兰德跨时空牵手,之后又以摩斯码的形式和成年后的女儿交流。

在《降临》里,则一步步铺垫,直到最后才让艾米·亚当斯饰演的女主角恍然大悟,原来,未来可以影响到过去的决定,因果关系并非线性,而是环形。

15

刘培强怎么复活?

为了让吴京饰演的刘培强一角“复活”,《流浪地球2》拍了前传故事。

不过在《流浪地球2》首映礼现场,吴京好奇地问观众,“郭帆导演说了,如果不赔钱的话,就继续拍《流浪地球3》,但我到现在都不知道《流浪地球3》我该咋活?我都撞向木星了啊?不能再拍前传了吧?”

底下的观众大胆给出了建议:“去演刘启”“用数字生命复活”。

吴京听完也笑了:“我演我儿子?好意思吗?虽然我也想参加,但是关于我怎么活过来,欢迎大家踊跃投稿,帮刘培强复活参与《流浪地球3》,谢谢。

标签: #地球 #流浪 #第一 #其实 #第二

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,如侵联删!